近乎“超載”的東南亞旅游如何“減負”

2019-02-13 11:09:55   來源:《中國—東盟博覽》“政經版”

5月是印尼巴厘島的旅游旺季。2018年5月,28歲的中國游客楊偉鋒拿著相機登上了巴厘島著名景點情人崖的觀景臺上。眼前的風景讓他心曠神怡,遠處金色的陽光灑在藍色的海面上,海浪則不停拍打著自己腳下長滿紫色鮮花的峭壁。

但當他拿起相機想要拍下這片美景時,卻發現非常困難。“景點的人多,我拍了很多張照片卻總是有路人入鏡,我導出相片的時候翻了好半天都找不到幾張喜歡的照片。”楊偉鋒對本刊記者說道。

然而“人多”只是快速發展的東南亞旅游遇到的諸多問題之一。近年來,關于東南亞生態環境破壞、旅游資源緊張和文化沖突的相關消息屢見報端,種種跡象都在提醒著我們,美麗的東南亞度假勝地,如今正面臨著可持續發展的嚴峻考驗。

01、景區過載,生態環境“累”了?

2018年3月,一位英國潛水家在印尼巴厘島拍攝的潛水視頻在互聯網上掀起了巨大的輿論浪潮。這次輿論浪潮的焦點并非巴厘島蔚藍迷人的海底景觀,而是關于當地某片海域里浩浩蕩蕩、令人瞠目結舌的垃圾。遭遇環境問題的東盟國家景點還包括越南的美奈、富國島,緬甸的納帕里海灘等著名的旅游目的地。

生態問題甚至開始影響當地社會的可持續發展。以垃圾污染問題為例。如果游客產生的大量垃圾處理不當,不僅可能污染土地、水源和空氣,還容易滋生大量病菌,危害當地動植物和居民的健康。除了垃圾公害外,噪聲污染、景區的過度開發等都會帶來棘手的環境問題。

權威行業報告的數據已經對東盟國家旅游行業敲響了警鐘。在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7年旅游業競爭力報告中關于“環境可持續性”的排行榜,收集了全球136個國家和地區的數據。其中東盟國家印尼排名第131位,而柬埔寨、越南、馬來西亞、泰國等東盟國家也均在100位之后。

02、資源不夠分,本土文化受沖擊 當地人“不高興”了?

過多游客的涌入不僅將生態環境推向危險的懸崖,伴隨著旅游業發展而急劇增加的外來人口,也在沖擊著旅游目的地人們的日常生活,激化當地人與游客的矛盾。

據泰國媒體MGR在線2018年1月19日報道,泰國網友“DJ Suharit Siamwalla”在社交媒體“吐槽”泰國曼谷廊曼機場人滿為患:“現在候機也跟等巴士的人一樣要坐在地上,因為實在是太擠了,我發這帖子時都得站著。”

不僅是機場擁擠不堪,事實上,泰國主要旅游城市的擁擠情況也變得令人“心塞”。GPS生產商TomTom的一項調查發現,2017年全球晚高峰堵車最嚴重的城市是曼谷。2018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曼谷市區私家車輛在早高峰時段平均時速僅為15公里 / 小時。

2018年7月,泰旅游和體育部部長威拉薩在接受采訪時被問及,泰國旅游接待能力目前是否已接近極限,他坦言:“是的。”

此外,旅游資源與當地社會資源重合的部分,例如食品、房地產等等,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價格往往會水漲船高,給當地居民帶來困擾。但更為嚴峻的問題似乎是旅游業蓬勃發展的背后,外來人口與本地人口的文化沖突。

在越南,日益增多的游客帶動了部分旅游城市的發展。峴港、芽莊等旅游城市的許多商家,為了迎合游客的需要,掛出了多語種甚至完全使用外語的廣告牌以方便游客。但是這些“完全沒有越南文”的廣告牌已經開始引起當地政府的不滿。據越南《青年人報》2018年3月報道,峴港市文化局的負責人直接指責這種現象不僅違反法律,“且有悖于傳統精神”。

中國廣西民族大學管理學院旅游管理系主任劉宏盈博士就相關問題接受了本刊記者的采訪。他認為,隨著旅游業的發展、外來人口比例的擴大,當地人會暴露在游客和外來人口的文化之下。隨著本地人逐漸吸納這些外來文化,其自身的傳統文化則逐漸遭到邊緣化。在二者相互影響的關系中,旅游目的地的居民受到的影響相比之下要大得多。

03、以退為進?景區保護措施爭議尚存

在加強對景區的環境保護上,東南亞國家也并非沒有行動,關閉景區進行治理是目前比較常見的對策。泰國政府每年都會關閉幾個景點,以便復原當地生態。據泰國媒體稱,2018 年6月以來,著名景點瑪雅灣的封閉治理開始取得了明顯效果。但放在更長遠的時空維度中看,關閉景區的利弊如何仍不能蓋棺定論。

>> 一方面,“保護十年功,毀壞三分鐘”,不加節制的環境污染速度遠超環境修復的速度;

>> 另一方面,景區關閉自然會影響旅游業的“錢袋子”。

就拿2018年4月菲律賓政府封閉長灘島的舉措來說,菲律賓政府不得不拿出5億比索(約合7000萬元人民幣),為近2.7萬名因景區修整而失業的人員提供應急救助。

而對于不少東盟國家來說,旅游業是其重要的經濟支柱。世界旅游理事會(WTTC)數據顯示,2017年旅游業對東南亞經濟貢獻了近1360億美元,這一數字預計2018年有望增至1440億美元。而且,旅游業是一個能夠有效創造就業崗位、提高本國外匯儲備的行業。如果政府貿然干預、限制旅游業發展,可能給經濟社會帶來潛在的、難以預測的影響。

于是在不關閉景區的前提下,也有旅游目的地選擇了相對保守的對策。

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早在2017年就提出了“10個新巴厘島”計劃,旨在對游客進行分流以緩解巴厘島游客已經飽和的壓力,同時推動印尼其他旅游景點的開發。而在環保方面,巴厘島當局每天還會出動約700名清潔工和35輛卡車,清理大約100噸海洋垃圾。盡管2017年巴厘島當局曾宣布進入“垃圾緊急狀態”,但印尼旅游部官員稱不會關閉包括巴厘島在內的度假勝地。

可以說,各國的舉措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值得注意的是,政府管理者其實得考慮環境治理效率、游客體驗之間的平衡,一些舉措甚至會因為觸及既得利益者的“奶酪”而變得難以推進。因此,要找到更科學的對策,似乎需要更大的魄力、更多的智慧和更好的耐心。

04、保護旅游業,我們還有很多可以做的

不過我們也應該意識到,除了政府,在旅游業發展中“唱主角”的還是旅游業者和游客。對于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他們也應肩負自己的責任。

“倡導文明旅游非常重要,中國游客需要對自身的形象負責。”劉宏盈博士認為,游客在消費過程中必須杜絕亂扔垃圾、損壞植被和建筑等破壞景區的行為,同時尊重當地文化,選擇有利于當地可持續發展的旅游項目進行消費等。

另一方面,劉宏盈博士建議,旅游業從業者在旅游業可持續發展的過程中,也需要發揮重要的引導作用。有許多舉措可以嘗試,例如旅行社可以在規劃旅行路線的時候,加大力度推介一些擁有優質資源但游客較少的景區等。

一個良好的旅游環境,是屬于國家、企業、消費者等各方的共同財富。在保護旅游資源,促進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方面,盡管東盟各國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在更長久的未來依然需要砥礪前行,需要相關各方的共同參與和努力。


來源:《中國—東盟博覽》“政經版”

文 : 李易之

(責任編輯:chenhui)
相關熱詞搜索:

Copyright 2006-2013 廣西《中國—東盟博覽》雜志有限責任公司 桂ICP備14000177號-1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186號 版權所有

北京pk10官网下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