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關小費幾時休?堅決說“NO!”很重要

2019-02-13 11:19:10   來源:《中國—東盟博覽》“政經版”

東南亞“旅游熱”的走俏,卻美中不足地伴隨著愈演愈烈的頑疾——通關小費。

通關,是進出口海關關境的規定手續,是全球公民的公共行為;小費,是你情我愿的服務謝意,是約定俗成的文化行為。

通關是政府公職,以無償奉獻為宗旨;小費衍生于服務行業,實質是工資報酬。將“通關”與“小費”捆綁,實乃相悖且有違初衷。

全世界所有邊檢海關,理論上都不需要給所謂的“小費”,因為“通關小費”并非真正意義上的表達謝意及對服務肯定的小費,而是變相索賄。

“通關小費”成頑疾

“就在最后一天離開萬象瓦岱機場出關邊檢的時候,大部分旅友都遭到老撾海關人員強行索要小費……老撾這些機場海關人員在辦完出關手續后,手里拿著我們的護照不放,嘴里用中文一遍一遍地說著‘小費50、50’。當我們說身邊沒有零錢時,他們又說‘100、100’……無奈,我和旁邊一對蘇州夫婦每人分別被敲詐交了 100 元才拿回了護照。瞬間,我們這次旅游對老撾留下的美好印象蕩然無存。據知入關時導游已經統一給了他們小費,離開時還要再向我們游客挨個強要小費……更讓我們想不通的是,當我們把這件事向旅行社領隊反映時,領隊還責怪我們為什么要給,說可以不給的。”

這是一封公布在中國外交部領事保護中心(以下簡稱中國領保中心)官方微博上的群眾來信,一位中國游客自述從老撾回國時被對方口岸海關人員強要“小費”的遭遇。希望國家維護中國公民的權益,通過外交途徑向對方國家提出交涉。

事實上,類似這樣的投訴信件或留言,中國領保中心沒少收到。因為“通關小費”這一頑疾近幾年來經久不衰,拒付小費的嚴重后果,甚至一度升級為肢體沖突,威脅到中國游客的人身安全,產生惡劣影響。

據統計,中國外交部和駐外使領館2017年全年處置海外中國公民安全事件73172起,其中出入境受阻類案件3541起,其多發程度在12類安全事件中居第五位。而亞洲地區是較重大領事保護案件最集中的地區。

官微回信,“小費事件”引熱議

在許多中國游客的印象中,以往的“小費事件”往往在釀成旅游安全事故后才見諸新聞、引發輿論。而這一次,利用新開通的官方微博這一新媒體傳播手段,中國領保中心迅速給該游客發布回信。

回信中表示,就游客信中反映的老撾口岸情況,外交部領事司會請中國駐老撾使館向老撾方進一步核實了解,并繼續表明中方立場和關切。如果游客能進一步提供被索要“小費”的具體細節,比如當事官員的編號、柜臺號和事發具體時間等,將有助于相關部門進一步做老撾方的工作,維護中國公民權益。此外,回信提醒,希望游客今后再遇到被外國口岸執法人員索要“小費”的情形時,能冷靜應對,決不妥協,必要時可聯系中國駐當地使領館,以實際行動維護自身權益和中國公民應有的尊嚴。

針對“小費事件”的兩封通信,引發眾多網友留言。網友們紛紛自述在東南亞國家旅游通關時遭遇索“小費”的經歷。此外,旅行社在通關小費“給與不給”的選擇上無形中推波助瀾的現象,也引來了輿論呼吁“管管旅行社”。畢竟,中國游客多存在英語不好、跟團多、怕拖累等特點,在某些旅游模式下,交小費成了更加省事省力的做法。

中國未來研究會旅游分會副秘書長劉思敏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在東南亞許多國家,邊檢人員或海關人員主要針對的就是中國游客。許多中國游客可能抱著一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還有人為了投機取巧順利通關,而做出給“小費”這種帶有行賄性質的行為。這種心態被邊檢海關人員掌握以后,從被動地接受行賄,演變成了主動索賄。可以說,一些邊檢人員索要“小費”的惡習,是一些旅行社的領隊和游客共同慣出來的,結果甚至變成“不給錢就挨打”。

“小費現象”緣何屢禁不止?

根據中國游客的反饋和媒體相關報道,與航空入境相比,從越南陸路入境的中國游客被越南海關收取小費的幾率較高,索賄現象比較突出的是在芒街、友誼口岸和老街三個越南關口。柬埔寨邊檢工作人員索取小費現象主要發生在金邊國際機場和暹粒國際機場。

另據中國《新民周刊》報道:一份調查問卷顯示,90% 的中國游客在出境游時都被索要過“通關小費”,其中 67.46% 表示“先給了,再投訴,免得當時麻煩”。僅有 32.54% 的游客表示不會給。結果表明,許多游客都處在“給了很憋屈,不給不安全”的境地徘徊。

“在出團前提醒團隊成員在護照中主動夾帶小費,有助于更快更順利地過關。”中國某旅行社領隊徐先生由于經常帶團前往東南亞國家,這已成為他的帶團經驗。他表示,大約 9 成以上團員都會接受他的“建議”,當然也從未遭遇過沒交小費而被拒絕入境的情況。

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旅行社領隊認為,小費代表一種“潛秩序”,“想要快速通關,就現實些。如果是旅游團,往往旅行社都做好小費的預算了。”該領隊稱,在旅游高峰期的時候,比如泰國行,就算游客拿的是領館簽,如果填寫的出入境卡不合規范,為避免重新填卡排隊,最好夾上小費。“日常小費 20 元,高峰期或者日常插隊 50 元,遇上節假日高峰期以及插隊 100 元,絕對能在半個小時內全部過境。”

有匿名越裔在社交媒體上透露:“那個收你‘小費’的邊檢人員必須付錢給別人才能得到那份工作。換句話說,他現在想要回他的錢,還想要得到更多。”實際上,根據相關統計數據,越南勞動者的平均月工資為 380 萬越南盾(約合 181 美元),在東南亞地區只高于老撾、柬埔寨和印尼。而越南公務員的最低月平均工資甚至僅為 130 萬越盾(約合 62.5 美元)。

不給小費就挨打?

那么,是否中國游客都面臨著“不給小費就挨打”的極端狀況?多數受訪的中國游客表示“比起挨打,海關更喜歡‘找麻煩’”,比如對拒付小費的游客進行行李檢查或在出入境手續辦理上進行刁難。自由行達人董小姐在前往柬埔寨旅行時就曾被刁難,金邊機場海關工作人員向她索要 2 美金小費,發現她裝傻“不上路”之后,足足拖延了五分鐘才予以敲章放行。但另一方面,不同于中國游客的是,歐美游客遭遇通關小費索賄,往往是當即質問、立即報警并維權到底。這也是東南亞海關人員較少向歐美國家游客開口索要小費的原因。

在中國領保中心就“小費投訴信”發布回信之際,中國外交部領事司副司長兼領事保護中心主任陳雄風赴印尼進行領事磋商,其間就當地移民部門官員向中國公民索要“小費”問題多次做印尼方工作,敦促印尼方采取有效措施,杜絕“小費”現象再次發生。

同時,中國外交部還會同多個部門,提醒中國公民不得在出入外國口岸時通過支付“小費”的方式獲得便利,尤其是各旅行社領隊,不得誤導、誘導游客主動向外方執法人員塞“小費”。駐外使領館還不定期走訪有關口岸,發現中方企業或旅行社相關違規人員,及時報請國內主管部門查處。

“旅行團或游客不應圖一時通關便利主動支付小費。如遇旅游團領隊強迫繳納過境小費,應及時向旅游主管部門投訴(中國旅游主管部門電話:12301),同時向駐當地使館反映組團社與領隊有關情況和基本信息。”中國外交部在官網、海關等多個場合發布了如是提醒。

通關小費幾時休?

在中國多部門的努力下,如今已有不少東南亞國家公開承諾反對執法人員向中國公民索要“小費”,并妥善處理了有關案件。越南、柬埔寨等國家還在口岸明示相關收費標準,公布監督電話,并增加相關中文提示。泰國的幾個國際機場也為中國游客設立了入境特別通道。此外,網購旅游保險是否適于在“拒付出入境通關小費”相關險種開發上做文章,加強由此造成的旅途延誤或財產人身傷害風險防范,也開始進入一些法律業界人士的探討范疇。

根據中國旅游研究院等單位聯合發布的《2018年上半年出境 旅游大數據報告》,在2018 年上半年最受中國游客歡迎的20 大目的地國家中,泰國、越南、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柬埔寨入列前10位。

可以說,東南亞如今已成為中國出境游的最大受益地區,東南亞旅游市場需要中國游客的有力帶動。從這一因素來看,大到樹立良好的國家形象,并保證入境中國游客的安全,小到抵制通關索賄,正逐漸成為東南亞各國官方層面的共識。

但由于各國執法環境和國家治理水平不一,一些外國口岸執法人員索要“小費”現象仍難以根除。對此,中國外交部領事司倡議,除了中國政府層面的努力之外,抵制“小費”也需要每一個涉事的中國公民堅決地說“不”的態度和身體力行的參與。


來源:《中國—東盟博覽》“政經版”

文: 林芊芊


(責任編輯:chenhui)
相關熱詞搜索:

Copyright 2006-2013 廣西《中國—東盟博覽》雜志有限責任公司 桂ICP備14000177號-1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186號 版權所有

北京pk10官网下注app